映焉

葉周、all周。
不寫BE。

[樂周] 王子病

▶校園AU,有頭有尾一點點過程

▶在寫噓的時候就有想了,期中前才開始寫了又停,之後(不知何時)再把02和03補全



01 聽


  周澤楷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同桌也是個品學兼優的男同學,就是八卦了點。

  「隔壁學校的張佳樂你知道嗎?聽說他開學那天就和三年級的學長打了一架,還打贏了!」

  「張佳樂你還記得不?聽說他常常翹課啊,但是學校也不怎麼管他,似乎是因為……」

  「我昨天見到張佳樂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震驚……天啊,他竟然長那個樣子!」

  諸如此類的感嘆周澤楷已經聽了兩年多,也許是接近期末難免浮躁,還是同桌的男同學又再次滔滔不絕地說著張佳樂,周澤楷忍了忍沒忍住。

  「你喜歡他?」

  「啊?誰?我?」男同學一愣,連忙否認:「怎麼可能,我是崇拜他!你是沒見過他,見到他你就知道了,哎說到這個,他們學校這周末校慶,張佳樂也會出席,你陪我去吧?」

  「不去。」

  「去啦!趁機放鬆一下嘛,你就不好奇張佳樂長什麼樣嗎?其實我覺得你們兩個應該會很合得來。」

  周澤楷不認為他能和張佳樂處得多好,或者說連認識都不可能,但是在同桌的死纏爛打下還是答應到場。
  校慶當天人比周澤楷預料得要多,他和同桌躲在頒獎台右邊的樹蔭下,前方不遠處有一群舉著張佳樂布條的女同學,周澤楷看向同桌。

  「我沒跟你說過嗎?張佳樂在他們學校很受歡迎啊,要比喻的話──和你不相上下吧。」

  周澤楷覺得難以想像,張佳樂竟然很受歡迎?

  一連串的致詞後終於到了頒獎環節,前面幾個獎項是頒給班級的,周澤楷興致缺缺,到了後面個人獎項才打起了點精神。

  只是周澤楷很快感到麻木,因為接下來的每一個獎項都有張佳樂,而且上台領獎的都是不同人,考慮到來不及入列,由他人代理也是可以理解的。

  原來他有這麼優秀。周澤楷漫無邊際地想。

  前方的女同學有了點動靜,周澤楷終於在成績優異獎和校外表現傑出獎中看見了張佳樂本人。

  張佳樂的長相和周澤楷的想像差別太大,雖然有些刻板印象,但他腦海裡的張佳樂應該是個不學無術的混混,那種染著頭髮帶著很多個耳釘的形象,而不是現在這樣,耳釘是有戴著──卻乾乾淨淨的,很規矩地站在台上,他看著前方似乎有點心不在焉,周澤楷在台下都覺得張佳樂和周遭的氛圍格格不入。

  周澤楷深切感受到了來自同桌的惡意。

  台上那個人是誰啊?

  「你的關注點是不是有些偏頗?」

  「是你沒注意吧,我提過一次沒想到張佳樂長那樣啊!」同桌表示很無辜。

  那樣是哪樣。周澤楷冷漠。

  張佳樂接過獎狀要下台前往周澤楷的方向看了過來,周澤楷不知道他在看誰,張佳樂卻突然露出了笑容。

   笑起來很溫暖。

   前方的女同學們很激動。

  周澤楷決定撤退了,反正已經見過張佳樂,再待下去可能要中暑。

  周澤楷怎麼也想不通事情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他握著手機,螢幕上「張佳樂」三個字被存為連絡人,張佳樂也在他面前做著相同的事。

  周澤楷在校門口被張佳樂攔住,張佳樂笑著問能不能交換號碼,周澤楷認為因為對方的笑容而答應的自己很莫名其妙。

  「你怎麼知道是我?」

  「太顯眼了。」張佳樂對著周澤楷照了張相作為來電頭像,笑著說:「我在台上的時候,大部分的人不是看我就是看你,看到你我才認同常聽他們說的一句話。」

  「……什麼?」

  「『周澤楷是誰?等你見到他,你就會知道,那就是周澤楷』。」

  「……」

  「我還要回去班上的攤位幫忙,改天再約你出來!」

  周澤楷沒說好也沒說不好,他依然覺得自己的想法和行為都不太對勁。

  張佳樂拍了下他的肩膀,和他錯身而過。

  周澤楷聞到一股若有似無的菸味。


02 你

  周澤楷有次去見張佳樂時碰見他看著手機屏幕上的歌詞在哼歌,說是音樂課要考試。

  「這歌詞真是肉麻兮兮的。」

  「因為你沒談過戀愛呀。」

  「你又談過?」張佳樂毫不留情地拆穿。

  「……」周澤楷無法反駁。


  暑假快要結束的時候張佳樂打電話問周澤楷:

  「要不要出來唱K?」

  周澤楷想到他那群抽菸的朋友。

  「會不會抽菸?」

  「……會。」

  「不去。」

  他想到他有時會聞到張佳樂身上的煙味,他不清楚張佳樂抽不抽菸,但他很喜歡張佳樂的嗓子。

  「你也別去了。」周澤楷說,又驚覺自己管太多便掛了電話。

  張佳樂沒再打來,改傳了簡訊。

  『為什麼啊?』

  『你唱歌好聽。』

  『哦。』

  周澤楷:???這是什麼意思,不開心嗎?鬱悶。

  結果當天晚上周澤楷在寫曲的時候張佳樂跑到了他家樓下,打電話讓他看窗外。

  「沒事做,來找你玩。」張佳樂說。

  「聽聽我的曲子?」周澤楷也不知道有什麼有趣的事情,略顯侷促地提議。

  「你還會寫歌?」張佳樂意外。

  「不是,我不怎麼會寫詞。」

  「巧了,我的詞正愁沒人唱。」

  周澤楷接過張佳樂的手機,看見被存在資料夾裡滿滿的文檔,他點開最上面的那首詞看了看,這才知道張佳樂會寫歌,還寫得很好。

  「想不想唱?」

  「想。」周澤楷很誠懇。

  「哎那就今天給錄了吧,我看你麥好環境安靜。」

  兩人倒騰許久,錄好周澤楷便打算把歌上傳。

  「你是荒火?」張佳樂訝異。

  「你知道?」

  「當然了,我還奇怪怎麼都是翻唱或曲子,原來是你不會寫詞。」

  「在練習了。」

  「等哪天寫好我幫你看看啊。」張佳樂裝模作樣地點頭。

  「好。」

  周澤楷在歌曲簡介裡寫上:朋友寫的歌,寫得非常非常好,很開心能合作。

  張佳樂看著周澤楷弄好一切,離開電腦桌來到周澤楷的床邊,撿起自己的外套。

  「其實今天唱K是要送我,開學後我就要去當半個學期的交換生。」

  「我不知道,對不起。」周澤楷沒想到這個層面,下午竟然還讓張佳樂不要去。

  「是我自己不去的。」張佳樂說:「不過也算賺到吧,還能發現你一個祕密,以後可以多合作。」

  「我應該要變聲了。」

  「沒事,我會寫出適合你的歌的。」

  張佳樂穿上外套準備要走。

  「我很喜歡你的歌聲。」周澤楷忽然說。

  「你說過了。」張佳樂笑了笑。

  「不是……」

  「還有什麼意思?」張佳樂扣拉鍊的動作一頓,他聞到了外套上的味道。他福至心靈地向周澤楷解釋:「其實我不抽菸,這外套是哥們兒怕回家被發現和我換的。你說的是這個?」

  「……嗯。」是這樣啊。

  「走啦,再見!」

  「再見。」


  「周澤楷,在這幹嘛呢?」

  張佳樂長高了很多,髮型也有點改變,甚至染了髮,他對著周澤楷笑,周澤楷像是看見了第一次見到張佳樂的場景,他明明融入不了周遭的環境,氣質沉靜又近似憂鬱,卻能露出那麼溫暖的笑容。
  周澤楷直至此刻才想通了一直想不明白的問題。

  一見鍾情,不見得是在那個當下感到動心,而是在往後回想起來,發現那是一見鍾情。


03 黏


  高一時學校辦歌唱比賽,張佳樂唱了自己寫的歌,然後和周澤楷表白。

  周澤楷看著那個在舞台上熠熠生輝的人,覺得真是帥得沒誰了。

  二年級的時候兩人原本被分到同間宿舍,後來不約而同申請換宿(他們都希望保護對方,同間宿舍下太多不可控因素)。


  周澤楷喝了點酒暈呼呼的,張佳樂當情趣把他揹回去,周澤楷順勢裝酒醉。


04 好


  上大學後兩人的關係又免不了被關注一番。

  畢竟是成年人,也沒什麼出格的的行為,暗處不知道,明面上的議論倒是比以前還要少,依然被放到學校論壇上,只是不久就被「侵犯他人隱私」的理由刪除了。

  周澤楷和張佳樂都不在意,日子該怎麼過還是怎麼過。

  開學這段小小的波折過去期中也結束了,他們被同學一起約到海邊玩,傍晚的時候人都散了,就他們留下來沿著海岸線晃悠,累了就坐下來休息,搞得渾身是沙。入夜以後遠處還有些亮光,大概是情侶或者朋友在談心吧,周澤楷趁著最後一間店打烊前買了兩冰棍回來。

  大半夜的,兩人吹著海風哆哆嗦嗦吃冰棍,有點好笑。

  「被你折騰得我早晚折壽。」張佳樂呼出一口白氣,往周澤楷身邊擠了擠。

  周澤楷不樂意了,站起來繞到張佳樂身後,鞋尖抵上他的背。

  「開玩笑啦。」張佳樂仰頭看他。

  「起來。」

  張佳樂咬下最後的冰,木棍還叼在嘴裡,剛起身到一半周澤楷就趴了上來,張佳樂連忙勾住他的腿好讓他趴得舒適點。

  張佳樂揹著周澤楷走幾步突然笑了。

  「你以前可不讓揹,還不斷說你沒醉。」

  「真的沒醉。」周澤楷把雙手貼上張佳樂的後頸。

  「嘶──什麼仇什麼怨?冷就塞衣服裡貼著。你說沒醉就沒醉啊,我當時說了什麼來著?」

  周澤楷不說話了。

  「還說酒量好?我說啊──下次我不在的時候別喝酒了,別人來搭訕都以為是問路的。」

  哪有這回事。你說的明明不是這個。周澤楷的臉摩娑著張佳樂的頸側。

  「等會兒就該回去了,不然早上的課趕不上。」

  「嗯。」

  「後天要交的報告弄好沒?」

  「……你要幫我。」

  「我們品學兼優的周先生好像不見了。」

  「……哦。」

  「你以前,都沒說過你想要什麼。」

  「……不要再離開啦。」周澤楷說得小聲。

  張佳樂好一陣沒有回應,步伐卻沒停。


  「好。」


----

2018/6/9

整理文檔發現我之前這篇有用同名想了個世邀賽時期的梗(

放一下。前提大概是雖然輪迴的大家都很寵楷楷,但他還是會不好意思不敢表現得太明顯,然後和張佳樂當室友的時候,因為喜歡所以他對張佳樂花式撒嬌(。


  張佳樂第一次知道周澤楷這麼難搞。
  國家隊隨機安排寢室,本來想著至少是同期不至於太尷尬,沒想到會這麼一言難盡。

  事情是這樣的。
  兩人進門後看了看房間設施便開始整理行李,張佳樂百無聊賴的瞎扯,周澤楷簡單回應幾句,有人來敲門,周澤楷自告奮勇的起身,不忘請張佳樂幫他把剩下的衣服拿出來放好,張佳樂不疑有他。
  等周澤楷回來張佳樂已經把兩人的行李整理好了。
  什麼事啊?
  行程表。和注意事項。
  哦。張佳樂隨手將單子放到床頭,也不指望周澤楷給他複述一遍。
  謝謝。周澤楷特別不好意思地道謝。
  反倒是張佳樂不好意思了。

  這樣的。
  周澤楷進浴室洗澡,張佳樂開著電視在群裡窺屏,周澤楷開了條門縫,說忘了帶毛巾,麻煩張佳樂遞一下,小事一樁不足掛齒,張佳樂不假所思。

  和這樣的。
  各自洗完澡後氣氛和諧地聚在一起看遊戲類節目,節目播完,周澤楷想起另一頻道準備重播第十賽季季後賽,他看了眼遙控器。
  他坐在張佳樂右邊,遙控器在他們之間,他想了想。
  季後賽。
  啊?哦!差點給忘了。
  張佳樂摸到遙控器,理所應當的按下按鈕。

  之後又經歷了諸多類似的事情。

  張佳樂在和其他國家隊成員聊天時才發現似乎哪裡不太對勁。

  張佳樂決定找周澤楷好好談談。


  周澤楷不知如何解釋,情急之下把張佳樂困在雙臂和牆壁之間。
  你幹嘛?張佳樂虎著臉。
  周澤楷表情柔和起來,低下頭在張佳樂頸側蹭了蹭。
  別生氣啦,好不好?
  你是不是對所有人都這樣?張佳樂癱著臉。
  只對你。
  張佳樂心如死灰。張佳樂感到絕望。

  好吧。

  誰讓我喜歡你。

评论
热度 ( 20 )

© 映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