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焉

葉周、all周。
不寫BE。

【all周】欲 01

520快樂!
先讓我廢話一下(。
孫周真的是我喜歡的周受CP裡最冷的了,上一篇在孫周TAG下的糧是一年前了,孫周很好吃的了解一下?

▶就是一篇把我喜歡的東西都加進來的文,自己都不忍直視,這章基本涵蓋全部雷點_(:_
▶孫(孫哲平)周、葉周、黃周、江周,孫周可能會寫比較多
▶有ABO,有娛樂圈,有B/D/S/M,但都不是很重要的設定
解釋一下文裡的大孫是S,但楷楷是Sub而且對疼痛起不了反應,所以曾經有點衝突(但大孫很寵的!),然後關係其實不對等(超級重要)!如有任何不適就請不要看下去了。寫得不好也請不要和我說qaq的地得我也沒救了(捂臉)

01

  周澤楷逃過一次。

  他覺得自己不正常。
  和黃少天早已越界的曖昧、和朝夕相處的江波濤產生情愫,這些他都可以接受。
  不論是周澤楷出道後最難熬的那段日子,還是後來演技遭遇質疑,這些度日如年的時光裡都有他們的身影。如果不是遇到了孫哲平,他可能早就答應他們了。
  唯獨後來認識的葉修不一樣。
  周澤楷曾經對自己的感情畫出一個溫馨的願景。不需要多麼驚天動地抑或可歌可泣,只要能每天和他一起吃飯、一起說話,然後在老的時候一起看夕陽,平平淡淡的就足夠了。
  只是在他想像中只有一個人。他以為自己只會對一個人專情。
  當葉修對他告白的時候,他的反應不是拒絕,而是在腦海內瘋狂的自我懷疑。
  和某個人白首偕老的願望到底是不是他自我逃避的催眠。
  因為在那一刻,他清楚的認知到他對葉修也有超越友情的好感。
  所以他逃了。

  趁著休假期跑到外縣市的郊外租了間小屋子,拒接任何電話、不回任何消息,直到半個月後孫哲平撥通他的電話。
  「心情怎麼樣?」
  「很開心。」
  「分享一下吧。」
  「因為……接到您的電話。」
  「我不是問這個。」那頭笑了一聲。
  「沒有人認識我,逛超市不用變裝。」
  「挺好的。」
  對於周澤楷這個小喜好,孫哲平還是滿能理解的,甚至覺得有點可愛。於是在雙方都有假期的時候孫哲平便會安排周澤楷到他這邊來享受生活。

  周澤楷聽見翻閱文件的聲音,按時差推算應該是在辦公室。周澤楷有些惶恐,孫哲平雖然會在上班時段傳指令給他,偶爾和他聊天,打電話倒是第一次。
  「打擾您了。」
  「嗯。」孫哲平直言:「他們竟然找來我這裡,你得做到多絕。你在哪呢?」
  周澤楷報上地址。
  「我回給江波濤了,你自己準備一下。你的作業──」
  「不會忘。」周澤楷立刻接道。
  「最近怎麼樣?」孫哲平換了個話題。
  「很好。之後……不知道。」
  「讓我猜猜你在意什麼。最大的問題是這個吧,一對多的關係?以戀人的角度而言我只希望你開心,你難道還指望愛情有多公平,誰送你一個禮物,你也要送回去,會不會太累了,又不是交易。第二個問題,那份報告?我覺得你想多了,我對小孩沒什麼想法,我都沒想法了,你還在乎別人怎麼想?」

  周澤楷說不出話來。

  孫哲平總是如此,每每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一針見血地道出他的顧慮,絲毫不留情面。偏偏他又覺得這樣的孫哲平迷人得要命,不流於世俗,活得恣意妄為。這也是當初他義無反顧追求孫哲平的原因。直到現在孫哲平也沒有因為感情而選擇遷就他,他感到無比幸運。
  「……」
  「說話。」
  「我……」周澤楷憋了半天,還是只能說出一句:「不知道。」
  「你喜不喜歡他們?」
  「……」
  周澤楷又沉默了,在戀人面前承認自己喜歡其他人,這根本不符合他的理念,即使孫哲平很早就知道了。
  「周澤楷。」孫哲平有些不耐。
  「對不起。」周澤楷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他小聲道:「喜歡。」
  「嗯。那就這樣了,你們自己談吧,你該掛電話了。」
  你該掛電話了。潛台詞是秘書來了,我要準備開會了。周澤楷已經無比熟悉。
  「是的。」
  「告別一下?」孫哲平壓低了聲線。
  周澤楷突然害羞起來,他摸上右耳的耳垂,那裡有個耳釘,是孫哲平終於接受他以後送的。他既緩慢又堅定地說出了那句幾乎能夠倒背如流,又一字一字飽含他所有感情的話語:
  「我一直都在想您,直到我們再次見面。」

  雖然孫哲平沒有要求,周澤楷還是走進臥室拉上窗簾,跪坐在床邊回想剛剛他和孫哲平的對話有沒有不妥之處。
  想了兩遍之後他先揉了揉臉,然後給了自己兩個耳光。
  打完他仔細感受了一下確實沒有不適,對著臉頰各拍了一張照片傳給孫哲平,那邊回覆得很快,只讓他記得上藥。
  周澤楷翻出已經用掉一半的藥膏,均勻的塗在臉頰上,又拍了兩張照片傳過去,這次就沒有再收到回覆了。
  周澤楷點點頭,有點得意地在心裡自我誇獎一番,覺得自己的覺悟很好。又忍不住想起這個懲罰最初是怎麼出現的。

  那時候他們才確定關係不久,他犯了錯,孫哲平讓他自己想懲罰,周澤楷情急之下幾乎用盡全力往臉上搧巴掌,周澤楷瞬間聽不見任何聲音,有點懵。孫哲平不可置信的拉起他,大聲斥責:「誰讓你傷害自己的?」
  周澤楷聽不見,可是感覺得到孫哲平激動到發抖的手。孫哲平帶他到醫院做檢查,確定沒有大礙後兩人沉默著回到家,孫哲平還是氣得不輕,一把抓住周澤楷的手腕舉起來,問他:「你是不是覺得很有氣勢?」
  「不……」話還沒說完,孫哲平就扯著他的手往自己臉上揮下去。
  掌心一陣刺痛,周澤楷一路上忐忑的心情終於崩潰。
  沒有什麼比傷害自己敬愛的主人還要殘忍的懲罰了。
  孫哲平又打了幾下,周澤楷也不敢把手抽回來,掉著眼淚不停認錯。
  其實沒有用多少力。
  孫哲平嘆了口氣,將周澤楷擁入懷裡。
  「沒事了……沒關係,我沒有真的生你的氣。我們現在都不冷靜,明天再說。」
  周澤楷點了點頭。
  孫哲平開始說些無關緊要的事讓他放鬆,像是明天想吃什麼,一手摟著他一手撫著他的後頸安慰,不動聲色地觀察周澤楷的情緒。

  第二天醒來兩人都平復好了心情,孫哲平再次確認周澤楷的情緒正常,才給他解釋為什麼昨晚會那麼生氣:掌摑可能看起來很解氣,可是卻也很容易造成傷害。孫哲平也對周澤楷坦承自己的做法或許有問題,但他不後悔。
  為了讓這件事銘記在彼此的記憶裡,時刻提醒不能犯同樣的錯誤,在協商過後兩人依然將這個定為周澤楷唯一能對自身做的懲罰。孫哲平翻閱很多書籍,也向相關專業的朋友討教,最後在自己身上練習過很多遍,才開始訓練周澤楷。
  等周澤楷閉著眼睛也能用正確的力道落在準確的位置上的時候,這個懲罰才被啟用。

  啊。等等見到江又要解釋我為什麼打自己了。周澤楷漫無邊際地想。
  他翻開他的「作業」,是用來寫日記和記錄他懲罰原因的。
  周澤楷在新的頁面寫上日期,換行特別打上星號註記:
  兩下。原因:不說話。

  
  他看了看孫哲平上次見面後在作業本上寫下的回應。
  周澤楷:一起做飯,很開心。
  孫哲平的留言:我也很開心。
  都過去那麼久了,周澤楷看見這五個字還是能體會到喜悅。
  周澤楷趴在床上,懷念起孫哲平每一次在結束後給他的安撫。
  想被您擁抱、想被您安慰、想聽到您的稱讚。
  我真的好想您。
  周澤楷迷迷糊糊睡過去之前,有點委屈地想。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映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