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焉

葉周、all周。
不寫BE。

【葉周】噓。

▶只是補檔不打tag_(:_」∠)_

▶雖然滿久了,但我好喜歡這篇哦??(。

▶B/D/S/M



 01

 流行娛樂論壇>新聞版>交流區

 主題:你們說他冷漠,可是你們不知道他後來怎麼了。

  你們只看到他抱著周澤楷哭的照片,可是你們沒看到周澤楷也同樣難過。

  估計偷拍那張照片的記者朋友也沒預料到,那個在附近哭得唏哩嘩啦的路人是我吧?

  那天凌晨我就在機場,一開始周澤楷的確像新聞上說的那樣無動於衷,直到飛機起飛。他坐在那裡遮住了臉,我站在他身邊聽見他的抽泣聲,突然什麼都明白了,我忍不住就哭了。

  他在那裡待了很久,他應該有認出我,後來竟然轉過來笑著和我說謝謝。他還說:「我們在一起,他不快樂,我也不快樂。」我的眼淚又下來了。

  照片和視頻我都有,你們自己看吧。

  他冷漠嗎?

  你們是不是忘了,當初是誰追的誰,又是誰先公佈戀情的。


  / ///


  酒吧有頃刻的安靜,葉修睜開眼就見到好友們神態各異。

  喻文州手持酒杯笑得意味深長、王杰希撫著唇思考。

  「誰來了?」葉修轉過頭看了一眼,大門的方向正巧被植物擋住,他又回過頭來。

  「一個稀客。」喻文州道。

  「真的看見他,才能真切的感受到原來已經五年了。」王杰希感慨。

  「竟然會在這裡遇見他……難道他也是?」

  「有可能哦。」喻文州笑。

  「你們都認識?到底是何方神聖?」葉修再次望向後方,那人這才進入他的視野。

  那個男人幾乎是頂著全數人的視線,卻泰然自若的看了酒吧一圈,最後坐到僻靜的吧檯前,調酒師似乎也認識他,直接給了他白水,換來他溫和的微笑。

  長得真好看。葉修本來覺得沒什麼,撐著下巴又看了會兒,有個Sub走過去將紙筆遞給他,他模樣有點為難,卻不見他開口。他站起身把所有的口袋翻了遍,從皮夾裡抽出一張「紙」給那個Sub,還露出很靦腆的笑容,然後他說了「謝謝」。

  葉修的表情在看到那個笑容後變得怪異。

  「怎麼了?」

  「……沒事。」

  葉修感覺要遭,他想起前陣子自己才對誰說過不信一見鍾情,如果真有這種事,那定是包含了一長得好看、二笑起來好看這兩樣條件。

  「他是誰?」

  「周澤楷。大概只有你不知道了吧。」

  「娛樂圈的傳奇人物。」

  葉修還真沒關注過娛樂新聞,他隨手拿了桌面上最靠近自己的那隻手機示意,王杰希點點頭,葉修滑開螢幕,打開搜索介面。

  「他名字怎麼寫?」

  「周圍的周,沼澤的澤,楷書的楷。難得你對誰感興趣。」喻文州打趣道。

  「你們說的五年是指哪件事?」

  「加個分手當關鍵字就有了。」

  搜索結果裡自然有當年那位網友的帖子,葉修看了幾頁,除了樓主的截圖與影片,後面也有人搬了些當事人過往的溫情生活照。

  那時愛得有多轟轟烈烈,後來就有多麼令人唏噓。

  葉修返回去看了其他網頁,對周澤楷的興趣便降了幾分。

  葉修這麼多年都沒有和誰建立普通的感情、抑或主奴關係,不僅是因為他追求一心一意,更因為他希望對方能是愛人也是支配對象。他不了解周澤楷,所以難免會帶入蘇沐橙看的那些電視劇情節──這種情況下離開的那人通常會成為男主心中的白月光。

  出乎意料的是周澤楷竟然不是演員或模特,而是樂團主唱。葉修隨便點了一首,竟然還是周澤楷作詞。

  「他唱的歌如何?」葉修插上耳機,隨口問了句。

  「荒火,你記得嗎?」

  荒火。

  曾經在網路上紅極一時的網路歌手,後來聽說他要進入娛樂圈,葉修忙於工作也就不再關注。

  原來是他。

  葉修拔掉耳機,與其透過歌聲去猜測他的性格,不如直接熟悉本人。

  「邱非,幫忙引薦一下。」葉修開了耳麥。

  「你嗎?」

  「如果他接受我的理念,我會希望他願意和我試試,因為……」我還挺喜歡他的。

  「我會轉告。」邱非沒追問原因,那頭安靜了一陣,接著道:「他認識你們,他過去了。」

  「他要過來了,我帶他去那邊坐坐。」葉修起身。

  「真是不給我們半點情面。」喻文州遺憾道。

  「我記得你家那位醋勁挺大。」葉修提醒他。

  「呵呵。他太過干涉我的生活,我在考慮。」

  「這麼殘忍。」

  「我就算了,我喜歡一對一的關係。」

  「本來就不打算讓給你們。」葉修狀似無奈地對來到身旁的周澤楷道:「你看,他們都有對象了,我猜你不會喜歡。如果你不介意,我們換個比較明亮的地方聊聊。」

  周澤楷拿抱枕的動作一頓,有點尷尬的收回手。

  「沒事沒事,你抱吧。」葉修連忙幫著周澤楷把抱枕塞進他懷裡。

  周澤楷抱著抱枕盯著葉修看。

  「去嗎?」葉修問。

  周澤楷捏了捏抱枕,點頭。


  經過吧檯的時候周澤楷對邱非笑了笑,邱非點點頭回應,葉修見了便決定坐在能和吧檯互動的位置。

  不夠明亮,卻令周澤楷更自在。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葉修。葉子的葉,修養的修。你不需要回應。在你決定和我建立某種關係前,不要說出你的名字。」

  「你看上我什麼?」周澤楷問。

  「你長得好看,而且我聽過你以前的歌。」葉修說的煞有其事。

  「……我不希望,你太拘泥過去的我。」

  「我也不喜歡活在回憶裡。但是你有準備好面對自己、或者是你正在尋找的那個身份嗎?」

  「我想了兩年。」周澤楷又捏了捏抱枕。

  葉修摸出一支筆,又摸出一張小卡,開始寫寫畫畫。

  「你怎麼知道這裡?」

  「有人介紹。」

  「邱非說你知道我,原來我還挺出名的。說起來,你剛剛說你叫什麼?」

  「周……」

  在你決定和我建立某種關係前,不要說出你的名字。

  周澤楷沉默,把抱枕橫在兩人之間。

  葉修在心底笑了笑,反應真不錯。

  「別人的目標我不關心,我只想告訴你關於我的。可能太過理想,但我不認為它不存在。我沒有過Sub,因為我一直在等這樣一個人。我希望他臣服於我的同時,也是我的愛人、我希望他能讓我愛他。我希望,他也能試著愛我。」

  葉修繼續畫著,左手還抬起來遮擋防止周澤楷窺見,他語氣稀鬆平常,像是單純的在闡述他的理念,周澤楷只是他的聽眾。

  「我會盡我所能的對你好、我會接受你的建議,也會聽取你的需求。我可以保證明天的我,也會是今天在你面前的我。給你。」葉修終於畫好自己的名片,上頭有地址和電話,還有一個笑得懶散的Q版頭像,畫得有模有樣。

  「會畫畫?」周澤楷意外。

  「為了你特地學的。」

  三歲小孩都不信。周澤楷心想,依然接過那張手繪名片。  「我不一定要找你。」

  「你對我印象很糟糕嗎?如果不,為什麼不考慮?還是我根本就搞錯了你的方向──也許你喜歡疼痛,我會推薦你找文州,喜歡繩縛可以找老王。」

  「我不認識你。」周澤楷說。

  葉修一愣,看周澤楷的模樣不像開玩笑,想了想便明白他的意思。

  「我同樣不夠瞭解你,你同意的話我們先從朋友做起。假如你想嘗試接觸其他人,明天起我不會來這裡,要是你之後覺得我不錯再打這支電話找我也行。」

  「你不介意嗎?」

  「在你和我在一起之前我不會干涉你。我只想讓你知道,我只有對你說過這些話,因為我很喜歡你,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周澤楷隱隱感到抗拒,葉修明明都說了不追究他的過去……他有說嗎?葉修是在提醒他,還是有其他用意?

  「走了。你好好想想。」避免適得其反,葉修暫時退讓,他到吧檯和邱非扯了幾句,臨走時又順了一杯水,他回到好友們那裡,聊天時的模樣和剛才簡直判若兩人。

  周澤楷嘆了口氣,將名片收了起來,隨後直接離開了酒吧。


  「結果如何?」王杰希關心。

  「你猜。也不想想我是誰。」葉修笑。

  「憑你沒有過Sub的經驗,說實話我原本不看好。你和他說了什麼?」喻文州也笑。

  「我以為你會再帶他過來。」王杰希道。

  「呵呵。」葉修裝作聽不出他們的調侃。「他想要穩定的關係,於是我告訴他既是愛人又是主奴的關係近乎理想,事實上我也沒說錯。而且我還說了,只有我在追求理想。」

  「真可怕。但是你把這位王先生當什麼,他的關係一直很穩定。」

  「別扯上我。」

  「這麼正經老得快哦。」

  「他應該想要愛,不然早就在我逗他的時候轉身走人。」

  「他後來好像沒什麼反應?」

  「我說,我對他『一見鍾情』。」

  「……你也很殘忍。」

  「如果他真的不能接受就不會來了,我是在暗示他沒想好不要來找我。其實那個時候我更想問他──你們年紀那麼小,說什麼永遠。」葉修冷笑。

  「他們那個時候,確實是那麼想的。」王杰希喟嘆。

  葉修喝了口水沒說話。

  他當然知道,就是因為知道才想那麼說。

  該死的一杯倒,不開心還只能喝水,多沒氣勢。


 02

  周澤楷陷入一個圈套裡,而他不能肯定設下陷阱的是葉修,還是他自己。

  自那天見過葉修,他又光顧過酒吧幾次,很多人和他攀談、述說有什麼樣的興趣、表明想和他建立關係,卻再也沒聽過想與他交往的話。

  「談感情嗎?」他問。

  「不談,我保證不糾纏你。」對方總是說。

  而且無人主動自報家門,他們全在試探,卻一個個親暱的叫著他的名字,讓他強烈的感受到他們的優越感。

  憑這點他對葉修的好感便上升許多。

  但是他想過個幾天再去找葉修,不然就太不矜持了,顯得他有多急不可耐。

  結果等他從廣告和單曲籌備中脫開身的時候,日期都換了個月份了。

  周澤楷忙嗎?他心情好的時候說不忙,所以他檔期很滿。

  周澤楷忙嗎?他心情不好的時候說很忙,所以他很悠閒。

  他很久沒心情不好了。

  當經紀人帶著團員們和企劃書過來和他商量要怎麼安排時,他依照團員們的時間和意願定下一支化妝品廣告與時裝雜誌封面的拍攝。個人廣告的部分除了江波濤其餘都表示拒絕,他們倒是對替周澤楷選項目很來勁,人手一本企劃書在討論。

  「我想休息。」周澤楷愧疚的打斷了他們的熱情。

  輪迴眾停下交流,完全沒反應過來。

  「……可以嗎?」周澤楷乾巴巴的問。

  眾人互相對視一眼,將企劃書塞回經理手上。

  「當然!本來就沒有企劃書啊。」

  「隊長想出去玩?沒有伴的話可以帶我一個!」

  「應該是搞錯了吧。」

  ……

  「呃……是的,是我忙昏頭拿錯了,這些是給公司其他藝人的通告。那小周你好好休息,記得保持好心情,我先走了。」經紀人收好那些搞錯了的企劃書,瞬間不見蹤影。

  交誼廳裡又變回平時打打鬧鬧的氛圍。

  周澤楷很感動,從葉修那裡回來的時候他一定會帶很多特產給他的團員們。


  距離下次的廣告拍攝還有三個星期,扣除掉來回的準備,他將得到近兩星期的閒暇時間,他簡單的收拾好行李就離開了。

  第一天他先在附近住下,變過裝以後上街熟悉熟悉環境,要是不巧和葉修沒達成共識,還可以當作為之後的旅遊做點功課。

  第二天他照常做了柔軟度訓練與拉筋運動後去沖澡,換了簡單的衣服坐在床上,這才翻出葉修給的名片撥電話。

  「你好。」

  「你好。」

  「嗯,你好,哪裡找?」葉修的聲音帶著笑意。

  「我是……周澤楷。」

  「我不認識啊?」葉修疑惑。

  不認識你那天還在酒吧說聽過我的歌,是在開玩笑?

  「那天在酒吧的。」

  「哪個酒吧?」葉修笑意更甚。

  周澤楷聽出來了,葉修就是在開玩笑。他想了想,還是掛電話吧。

  「抱歉,打錯了。」

  「哎小周你先別掛,這支電話我只留給你,當然記得。可是你這麼久沒聯繫我,我以為沒機會了。你在附近的話,來家裡坐坐?」

  「先談談。」

  「沒問題。」


  / ///


  葉修牽著周澤楷的手正大光明的從街頭走到街尾,途經飲料店的時候他把周澤楷按在椅子上,自己跑去給周澤楷排隊買無糖綠茶,回來後繼續拉過周澤楷的手,兩人信步至階梯上方的公園廣場。

  周澤楷拉下圍巾,還好天氣已經入秋,葉修替他做的偽裝才不至於令他熱得發悶。

  「帽子先別摘,等我們倆的存在感不那麼高的時候再給你變個裝。」葉修說著說著便長吁短嘆起來。「你也真夠大膽的,出門在外只掛副墨鏡也不怕被認出來,我真是為你操碎了心啊。」

  這胡說八道的本事。

  周澤楷自身搭配的裝扮回頭率堪堪達到七成,然而換成葉修給的土得掉渣的帽子與閃瞎人的亮綠色圍巾,被行注目禮的機率直接成了百分百,要不是有那大得遮住半張臉的墨鏡,他都替記者們想好明天的頭條了。

  重新把圍巾攏好,周澤楷掀了帽子讓頭皮透透氣,隨便扒拉了下頭髮又乖乖戴上,他們交握的手微涼,即便過了那麼久也沒捂熱。他咬著吸管發呆,一遍遍感受綠茶入口的冷意。

   葉修看了看周澤楷,接過綠茶兩三下喝得見底丟進回收箱,然後起身把滿頭問號的周澤楷趕到他的位置上。

  葉修指揮完又坐下重新握住周澤楷的手,他的右手異常溫暖,周澤楷看向他的口袋,從裡面摸出了暖寶寶。

  「犯規。」周澤楷彎了彎嘴角。

  「咳、我這不是為了溫暖你嘛。」葉修阻止他塞回來。「給你準備的,別還了。」

  他們靠得很近,周澤楷才發覺他未曾仔細端詳過葉修的模樣。其實葉修長得很好看,卻極少讓人注意到他的外貌,他在周澤楷面前嘴角總是帶笑,溫柔得令人安心。

  周澤楷情不自禁撫上葉修的嘴角,葉修順勢將臉頰貼上他的掌心。

  「我很高興你對我親暱。你說想要談談,你希望我答應你什麼?」

  「先……同居。我有兩星期的假,如果不合適,就分開。」

  「家裡的客房沒人睡過,保證舒適。」

  「你呢?」周澤楷想了想又覺得提條件不太好,好像兩人是在做交易,他窘迫的問。

  「我啊……我的左邊口袋裡還有兩樣東西,假如你信我,就替我把它們拿出來。」

  周澤楷倒是不猶豫,等他看清是什麼物品時,才恍然驚覺他和葉修將成為什麼樣的關係。

  那是一條黑色綢緞與眼罩。

  須臾之間他彷彿看見那些天日自我懷疑的自己,卻置身事外的像一場夢。

  都怪葉修的態度太過自然。

  遠處傳來小孩的嬉笑,葉修還在等他的答案。他能感覺到他們搭在一起的雙手終於有了溫度,這些才是現實。

  「你可以,再把它們放回來。」葉修說。

  周澤楷搖頭,葉修試探性的攤開手心,周澤楷便把綢緞和眼罩交給他,葉修鄭重其事的將它們收在胸前的口袋裡。

  「走吧,帶你認認路後就回去。」


 03

  信任談何容易?


  周澤楷環顧室內的擺設,許久沒有動靜。

  葉修倚靠在牆邊把玩打火機,周澤楷餘光看過去,葉修只是盯著打火機瞧。

  「其實沒有那麼難,你只要和我說,再給我一點時間,就可以了。」葉修越過他進入室內,換過鞋後站在玄關處。「我保證會走在你前面,我不會離你太近。」

  其實葉修可以不必說這些話,他能夠把門關上,讓周澤楷在門外好好想想,如果接受就打開那扇門,可是他怕周澤楷過不了心裡那關,轉身跑了。

  宛如遇到一個條件比預期好上許多的對象,卻開始擔心自己有哪裡不好吸引不了對方。

  像是約炮碰上男神等級,葉修正經臉胡思亂想。

  周澤楷眨了眨眼,葉修似乎誤會了。

  「你……」周澤楷摸了摸耳際的頭髮,低聲道:「你太正經了。」

  葉修歉意的笑。

  周澤楷比他還要高些,他端詳著毫不遲疑來到他的面前,又在他眼前垂下眼眸的面容,一如在酒吧的驚鴻一瞥令他驚艷。

  「歡迎入住,希望你能喜歡上我。」


  / ///


  周澤楷關掉響個不停的鬧鐘,忿忿不平的把手機塞到枕頭底下,昨天竟然忘了取消設定,簡直要被自己氣死。

  埋在枕頭裡左右滾動,周澤楷翻過身,才察覺被自己忽略的事情──昨天晚上被關上的房門被葉修打開了,而對方正好整以暇的靠在門邊看他。

  周澤楷窘迫地爬起來。

  「早安?」

  「早安。你在生氣?」

  「……不會對別人。」周澤楷尷尬道。

  「挺好的,年輕人就該活潑一點。你今天有什麼安排?」

  「沒有。」

  「那下午我們就一起看幾部電影吧。」葉修笑道:「你可以起床準備吃早餐了。」


  周澤楷更衣的同時回想昨天搬入葉修家中,兩人便心照不宣的以長期的同居人為前提說出自己的原則。

  周澤楷的要求很簡單,他在家的時間禁止任何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前來拜訪。

  葉修的要求多卻也簡單,周澤楷出門前要報備、客房的門除了睡覺都不能關上、每天的衣服搭配由葉修在前一天晚上挑選。

  他看向鏡子裡穿著白襯衫和西裝褲的自己,服裝沒什麼問題,只是他在家不會這樣穿。

  他抓了抓頭髮,確認不會亂翹才走出房門。
  餐桌上已經擺好了碗筷,葉修也正端著最後一道菜出來,似乎沒有什麼可幫忙的。周澤楷規規矩矩地坐了下來。

  葉修在他身邊落坐,看了他好幾眼,竟然直接伸過手來抽掉他的皮帶,然後把襯衫拉出來理好,又替他多解了一顆鈕釦。

  「我讓你穿襯衫不是想讓你感到拘謹,放輕鬆。」葉修若無其事地吃起早飯。

  我也才知道你是這個用意。周澤楷紅著耳根不發一語。


  / ///


  晚上周澤楷洗完澡坐在床沿擦頭髮,葉修帶著吹風機進來,周澤楷想拒絕葉修替他服務的舉動,葉修異常堅持。

  周澤楷低下頭沉默,葉修的指尖在他髮絲裡穿梭。伴隨嗡嗡的聲響,葉修愈來愈靠近周澤楷,他彎下腰來親吻周澤楷的後頸,噪音霎時消失。

  周澤楷渾身僵硬。

  他聽過太多的不歡合散和遺憾,那大多來自過於急切的進展。

  即使他明白葉修口中的「理想」有多麼艱難,像一道虛影,他也不希望是由葉修來打碎這個理想。

  畢竟葉修是第一個能將他的追求說得那麼透徹的人。

  左手忽然感到異樣,周澤楷看過去,葉修給他戴上了皮革手銬,沒有鍊子,看起來像個大的手環。

  「你太緊張了,你應該試著相信我。」葉修笑著退開。「有任何想法都可以告訴我,是你說要每天聊聊的,可是也沒見你有那個意思?」

  周澤楷摸了摸手銬,鬆了口氣卻說不出話來。

  「早點休息。」葉修不需要得到回答,他的目的只是來給周澤楷戴手銬,於是他叮囑完就離開了。

  之後幾天兩人也相安無事,氣氛逐漸變得自然。

  這天葉修慣例來給周澤楷吹頭髮,只見周澤楷行跡可疑地摁滅了手機屏幕,葉修還未開口詢問,屏幕瞬間亮了,周澤楷連忙蓋住,葉修的表情微妙起來,然後狀似無奈的嘆了口氣,又變成面無表情。

  「你和他怎麼認識的,論壇上?」

  「我請教他問題。」

  「你可以問我。」葉修不贊同道:「你能夠對一個陌生人說那麼多,卻不告訴我你想要什麼。你是希望不用說我就能懂你嗎?我確實可以對你嘗試各種玩法來評判你喜不喜歡,但這都是實際操作時候的事情。現在的你渴望什麼?」

  葉修想到剛剛瞥見的幾個詞語,就替周澤楷的毫無防備感到操心,又不得不嚴肅地和周澤楷講道理。

  「把所有指令丟給你你就開心了嗎?讓你寫日記讓你帶著項圈出門,讓你定點和我說早安午安晚安,讓你在做所有事情前要先和我報備,然後你再一一和我反駁你做不到,這是你想要的嗎?你有沒有發現我不斷強調溝通這件事。」葉修循循善誘。

  「你想要什麼?」

  周澤楷握著手機不語,過了好一會兒才勉強開口。

  「我想要……」聲音小得不甚清晰:「你說愛我。」


  「我愛你。」


  葉修如釋重負。


 04

  周澤楷幫著葉修一起打掃,葉修分配給他的任務是擦去物品上的灰塵。

  他在窗邊的桌子上發現幾個相框,每張相片裡都有三個人,模樣有些青澀,但周澤楷一眼就認出葉修,還有知名模特蘇沐橙,以及與蘇沐橙五官有幾分相似的少年,少年笑得很張揚,應該是個開朗的人。

  「說起來有陣子沒和沐橙聯繫了。」葉修經過時瞥了一眼。

  「他是……」周澤楷猶豫再三,指著那名少年詢問。

  「很重要的人。」

  「模特嗎?」

  「不是。他很早就不在了。」

  周澤楷一愣,相框上幾乎沒有灰塵,他又看了好一會兒,輕手輕腳地把相框放了回去。

  如此輕描淡寫,葉修反倒有些糾結,這和他想的不一樣。

  昨晚他把開始掉眼淚的周澤楷哄好後,就突發奇想地把相框給擦了遍,今天早上起床像早有計畫一樣詢問周澤楷是否願意幫忙清掃,就是為了再次試探周澤楷的反應。

  「你不介意?」葉修把問題說得很曖昧,聽起來他們曾有過什麼關係。

  「不介意。」

  「也好,我們這樣也算扯平了吧。」

  周澤楷莫名想起一年多前他在微博上隱晦的用短短幾個字緬懷過去,此刻他不知該如何解釋,狼狽轉身。

  葉修笑著走開。


  兩人擠在沙發上討論晚餐吃什麼,周澤楷的手機響了起來,還是特別鈴聲。

  上頭顯示的名字讓葉修如臨大敵。


  張佳樂。


  對周澤楷有一定認識的都知道的人物。


  那個和周澤楷在一起多年眾人怎麼也想不通兩人為什麼分手的張佳樂。

  那個令周澤楷在分手一年後都不再唱過情歌的張佳樂。

  那個讓周澤楷在分手兩年後,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走出來,卻在一次演唱會的福利環節讓粉絲點歌,因為一首泡沫在舞台上泣不成聲的張佳樂。


  周澤楷卻很平靜的接起電話,想了想還開了擴音。

  「周澤楷。」

  「嗯。」

  那頭安靜了下來,雙方陷入沉默。

  「我回國了。」

  「嗯。」

  「我們能見一面嗎?」

  「……」

  張佳樂嘆了口氣。

  「周澤楷,我這一生的幸運大概都用來遇見你了吧。」

  「……有人在等你。」周澤楷輕聲道。

  「我知道,我只是來確認我們是不是沒有可能了。」

  周澤楷再次沉默。

  「他也在聽吧。」

  「嗯……」周澤楷看了葉修一眼。

  「那我就不打擾了。」

  張佳樂掛了電話。


  葉修看了看周澤楷毫無波瀾的表情。

  「可以問嗎?」

  周澤楷乖巧的點頭。

  「你們為什麼分手?」

  「他太在乎我的感受,我也是。」

  「也就是說忘了愛自己。」葉修不置可否,總覺得很煩躁,他拿出菸想叼上又放下,重複了好幾次,周澤楷直接拿過他的煙擱在菸灰缸上。

  「現在呢?你會像那時候一樣嗎?」

  周澤楷摸了摸左腕上的手銬,這幾天他也不斷的思考,在張佳樂的這通電話後做了決定。

  不是因為張佳樂,是因為葉修表現出的在意。

  「我會保留我的底線。」周澤楷離開沙發蹲下身,又在葉修腳邊跪坐了下來。

  「等到有一天……毫無保留。」


  葉修終於為周澤楷戴上了右手的手銬。

评论
热度 ( 4 )

© 映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