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焉

葉周、all周。
不寫BE。

【葉周】手心方向

▶補檔,8000+,好久了檔案不見看著本子重打,可能有點尬有點bug,可是我很喜歡(。

▶B/D/S/M,D/s

▶小周是跪著的,有任何不適就請不要看了qvq 另外說一下其實掌控權是在臣服者這一方的

才發現這篇和噓都沒有寫到項圈,腫麼肥四我明明超鍾愛項圈???很想寫了



01

  葉修在一家寵物店前碰見了周澤楷,他本意是想打個招呼,走近了才發現周澤楷的目光越過櫥窗邊的寵物,目不轉睛地盯著展示架上的項圈。他對這方面很敏感,但也沒多想,總不該這麼巧。

  「小周打算養寵物?喜歡哪一隻?」

  周澤楷轉過頭,眨了眨眼,「不是……看項圈。」

  「是已經有寵物了,還是打算送人?」

  周澤楷搖頭,將葉修從上到下看了一遍,原本打算移開的視線又在下個剎那回到葉修的腳上。

  葉修今天穿的是正裝──為了留給贊助商好印象而被要求的──所以他現在腳上穿著皮鞋,他看著周澤楷的眼神,整個人都有點不好。

  他有個不算經驗的經驗,他有支配別人的慾望,還偏愛使用項圈,通常看的就是對方的脖頸線條,而曾經見過的圈內人是臣服的一方,因為戀足,評判他人的第一印象總是圍繞在對方的腳好不好看。

  真有這麼巧?

  「其實我有打算養一隻寵物,小周覺得怎麼樣?」葉修試探周澤楷的反應,然而周澤楷沉默良久,視線不再對上他,葉修幾乎可以肯定了。

  「好。」周澤楷依然不與葉修平視,身子卻完全面向他,在葉修眼中這表示周澤楷已經將自己的姿態放低。

  「我們先找個地方談談,就去我住的酒店吧。」



  酒店條件還不錯,有張小桌子和椅子,葉修讓周澤楷隨便坐,自己則是來到窗邊將窗簾拉開讓陽光透進來,然後就站在了窗邊。

  「為了怕等會兒我說的話嚇到你,我想再和你確認一次──你為什麼看項圈?」

  「我想……」周澤楷又沉默了很久,有點無措:「被……約束?」

  「有沒有更明白的說法?」

  周澤楷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太過突然,他還沒做好準備,要不是看見葉修穿著皮鞋的模樣,讓他產生崇拜的心情,他從未想過要對身邊的人坦承自己的慾望。

  現在彼此心知肚明,身份也足夠明確,葉修透露的信息很簡單:希望他正視自己。他又為什麼在這裡?因為在葉修說出「想養隻寵物」的時候,他就已經接受葉修了。

  所以他回應:「我希望被掌控。」

  葉修笑了笑,「如果我的認知沒錯,你希望掌控你的人是我,而我正好有這個意思。可是在這之前我必須先和你坦白,我接觸這方面的知識至今只有三年,還只停留在觀摩以及與他人交流理論心得。也就是說實際上我不曾與『奴隸』或者『寵物』身份的人單獨相處過。假如我們開始這樣的關係,會有較長的磨合期,但是我可以和你保證,我不會做出你不能接受的事情,這樣,你願意嗎?」

  周澤楷點頭,「嗯。」

  「我要更明確的回答。」

  「我願意。」

  「很好。現在,」葉修來到床邊坐下,離周澤楷近了些,「我想知道現在的你能做到什麼地步。」

  葉修給了點提示:「譬如說,你認為最能體現身份的是哪一件事情?」

  周澤楷很快站起身,卻沒有下一步動作,葉修等了等,以為這就是他的回答,還想繼續誘導,周澤楷脫起了衣服。脫掉底褲前他看起來又做了次心理準備。

  葉修走到尚可和周澤楷平視的距離,緩聲道:「跪下。」

  周澤楷這次倒是很自然地跪下。

  葉修有點驚訝:「比起跪下你更無法接受渾身赤裸?」

  周澤楷解釋:「跪著代表臣服,但是……赤裸表示我將毫無保留。」

  「不錯的認知。」葉修的手掌貼上周澤楷的臉頰,「時間太匆促了,今天我不打算做什麼,你不要緊張。」

  「我只要你記住三件事:第一,無論是在什麼情況下,我都不會傷害你。第二,在沒有你的同意之前,我不會向任何人透露你和我的關係。第三,在你認為無法接受的時候,你可以拒絕。」

  葉修將周澤楷扶起來,拿過衣服要他穿上。

  葉修看著他套衣服,一邊說著:「你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我,QQ挺方便的還有語音。不過我大概會去辦隻手機,到時候再把號碼給你。」

  周澤楷穿好褲子,抬起頭想看看葉修,一隻手早他一步蓋在他的眼眸上,葉修的語調稀鬆平常,像是隨意說出口:「對了,你不可以俯視我。」

  過了幾秒周澤楷才意識到葉修指的是什麼,他垂下眼眸,那隻手便離開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原本是不是要去哪?」



  兩人在商場晃過一圈,多數時間是沉默的,但葉修有意讓周澤楷放鬆精神,態度緩和很多,不時和他調侃拉家常,即使他沒出聲回應也未糾正他,這些都與周澤楷記憶中的葉修相吻合。至於葉修在挑選物品時給予的小小「建議」,周澤楷也在他自然的態度下逐一接受。

  買完東西葉修送他至輪迴樓下,分別前葉修又問了他:「你有寫日記的習慣嗎?」

  「沒有。」

  葉修從袋子裡拿出筆記本給他,「我希望你能從今天起開始寫日記,內容隨便你寫。今天做了什麼、發生了什麼,或是今天的心情,字數無所謂,即使只有一句話也可以,但不能空白,可以做到嗎?」

  周澤楷不明所以,掙扎了一下,還是提出疑問:「這是任務嗎?你……會看嗎?」

  葉修意味深長的看著他:「這是任務,但以後就不會是了。是的,我會看,你可以有所隱瞞,但是……我希望你對我坦誠。我希望。」

  「……好。」

  「問問題的時候不用遲疑。寵物都會有一個名字,你的名字是『小周』,能記住嗎?」

  周澤楷的耳根迅速變得通紅,他捂住自己的半張臉,透過手掌的聲音模模糊糊的:「能記住……謝謝。」

  「我估計你現在也說不出『主人』這個詞,也不用勉強,我們慢慢來。我們約定一個期限吧,你在這段時間裡再好好考慮一下,時間你來定。」

  「一個星期就可以。」

  「一星期?已經決定好啦?也好,那小周你趕快進去吧。」

  周澤楷點點頭,手仍然沒從臉上拿下來,半捂著臉丟下再見兩字,就從後門進去了。

  「一星期我調整得過來嗎?小周真有勇氣。」見周澤楷消失在視野裡,葉修不禁感慨。

  他的心情和對方相比也不輕鬆,周澤楷是他第一個決定深入接觸的人,他是一直都挺欣賞周澤楷,可是也不曾想過會變成這種關係,尤其對方和自己都要準備比賽,要是周澤楷還沒完全信任他,在進行中心理狀況受到影響而選擇隱瞞,他心理也不好受。

  七天之後,若周澤楷的選擇沒有改變,他將成為葉修的責任,無論是他的隱私、他的安全、他的慾望,葉修都要負責。因為周澤楷將他的所有權利都上交給葉修了。

  不知道小周能不能接受網調?回去的路上葉修心想。畢竟他們能見面的時間有限。



  睡前周澤楷將筆記本翻開來,欲蓋彌彰地跳過第一頁,提起筆才後知後覺明白葉修的用意。

  葉修想看的是怎樣的內容?雖然葉修說只有一句也可以,但周澤楷想讓葉修開心──過去的每天每月每時每刻,他都想著能有位「主人」稱讚他──然而卻又想著要給自己留點退路──對於坦誠,他能做到什麼程度?

  周澤楷把心一橫,逐字寫下這些年來他的心路歷程。他寫得很慢、很細,到了深夜才寫完他是在什麼情況下察覺擁有如此的心理,和隱藏自身時的內心活動,以及蒐集了什麼來滿足自己。

  他並未寫到他的期盼。

  他仔細讀過,忽然感到一陣荒唐。

  葉修確定要和他發展這種關係嗎?如果他把日記本交給葉修,他就連最後的隱私都沒有了。

  他很不安。


  ──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我。

  周澤楷把臉埋進雙掌間,做了一個深呼吸,徹底沉澱自己的心情,他要把坦誠做到底。踏出第一步之後,其實就會變得容易許多。就像今天他在葉修面前脫掉衣服並跪下那樣。

  他在QQ上私聊了葉修,消息發出去的時候他還在想葉修會不會已經睡了,轉眼就收到了回覆。

  一槍穿雲:前輩?

  君莫笑:在呢[菸]

  或許是他的稱呼,葉修的態度和以往並無不同。


  一槍穿雲:今天,是認真的嗎?

  君莫笑:是認真的。我先問一下,小周需要視訊嗎?

  一槍穿雲:……沒關係。

  君莫笑:你很不安嗎?抱歉,這是我的錯。其實今天不只你,我也挺緊張的,所以很多事情都沒有先和你說清楚。

  君莫笑:這裡不太方便,小周你注意短信。



葉修:

  當你給予我全身心的信任,並上交你的所有權利,我將對你負責。你心甘情願,而我享受這個過程。

  並不是說我現在就不把你當我的責任,是想告訴你我的目標是絕對服從。

  我們說不上知根知底,但對彼此都有一定瞭解,我對你的態度轉換得比較緩和,避免你不適應,這是我想讓你明白的事。

  我會引導你,也會對你負責,但是我有符合你心目中對主人的想像嗎?

  這個問題你在我們下次見面時再回答就可以了。


  屏幕上的對話框重新亮了起來。

  君莫笑:小周有什麼想瞭解或想和我說些什麼嗎?



  ──我會引導你。

  周澤楷沉默地看著短信裡特別觸動他的字句。

  他的腦海頓時浮現好幾個畫面:葉修直接的試探、葉修穿著皮鞋的雙腳、葉修站在窗邊時認真的確認、葉修以「主人」的身份看著他的眼神、葉修遮著他的眼睛說你不可以俯視我……直至此刻的坦白。

  他比他想得還要嚮往這樣的關係。


  君莫笑:小周?

  君莫笑:你還好嗎?別不說話,我會擔心。

  君莫笑:我去找你?

  周澤楷這才發覺時間已經過去好幾分鐘。

  一槍穿雲:沒關係。

  一槍穿雲:前輩的鞋碼是?

  君莫笑:小周想送我鞋子?這等我們第一次接觸後你再煩惱吧,你現在要做的是調整好心情,而且……

  周澤楷還等著下文,手機提示又有新信息。

  葉修:而且,我覺得我的Sub應該用他的身體記住主人的尺寸。

  先不論葉修那引人遐想的用詞,周澤楷對葉修不嫌麻煩的行為笑了出來。

  一槍穿雲:好。



  ──我有符合你心目中對主人的想像嗎?

  君莫笑:很晚了,小周早點休息,如果日記還沒寫,明天再開始也可以。

  一槍穿雲:明天的飛機,路上小心。

  君莫笑:小周有事就打給我,如果沒接到我會回電,那個號碼是設給你的。

  一槍穿雲:好:D

  周澤楷轉頭看了一眼房門前的鞋櫃,感覺……再也不會有更符合的人了。

  我會親口告訴你這件事。

  親口告訴您。


02

  按照葉修的計劃,原本仍是由他飛往S市去確認周澤楷的答覆,但周澤楷竟主動提起了這件事,並自告奮勇要到H市來。進展比他想得要好,於是他告訴周澤楷要想想,這一想便想了二十多的小時,最後他和周澤楷說「好」。

  此舉是有原因的。

  他要他的Sub期待和他的每一次見面,與每一次的言語交流。



  周澤楷在候機室就不太舒服,可能是心情太過亢奮或者感冒的前兆,這種感受在飛機起飛後加重了幾分,狀況不嚴重,但是腦袋昏昏沉沉的讓他提不起精神。

  在葉修給的門房號門前,周澤楷揉揉臉,扯了扯嘴角期盼能使表情自然點。他掏出櫃台人員剛剛攔下他給的房卡,正是葉修說的房號。

  周澤楷關上門,葉修的聲音從洗手間傳來:「是小周嗎?」

  「是我。」周澤楷稍微提高了音量。

  葉修探出頭來,指著房內的桌子說:「桌上有體溫計,你先量,我準備下東西。」

  體溫計?周澤楷抱著疑惑走近,他都記不得上次用這東西是多久以前了。體溫計的包裝還留在一旁,看來是新買的,為何要特地準備……周澤楷糾結地看著體溫計上顯示的37.3,這算低燒嗎?

  「有發燒嗎?」葉修的手從身後伸過來拿走了溫度計,「看來是有一點。」

  周澤楷垂著眼轉身,葉修距離他很近,他記著葉修說的話,結果剛退了一步就被制止。

  「你不能退後。」葉修自行退了兩步,「說到這個,我們是不是該先聽聽你的答案?跪下。」

  周澤楷跪得很自然,跪得毫無芥蒂,甚至因為這樣的姿勢感到放鬆。

  當他保持這樣的姿勢,他知道他擁有可以全心信賴的支配者。他會替自己想到不曾考慮的事,也比誰都在意他的心緒是否穩定,他還會在自己茫然無措的時候給予方向。這些他在過去一週已經體會到了。

  而對方只要他的順從。

  葉修更詳細地說了自己的要求。

  「你有兩個身份,一個是奴隸,一個是寵物,這兩個身份對我而言沒有區別,但依照身份你將擁有兩種規範。身份的轉換依我的心情而定。」

  「當你身為奴隸,我對你的最基本要求是禮貌,『謝謝主人』要常掛嘴邊,牢記自己屬於主人,並且低於主人。凡事都以主人為優先,以主人的快樂為快樂,最重要的,主人的規矩凌駕於你的意願。」

  葉修停頓了一下。

  ──如果不能接受,你可以拒絕。

  葉修只是沒有說。周澤楷想。

  「寵物,大家都說寵物是拿來寵的,這點我也認同,可是這不代表你的行為都將合理化。你應該知道──這兩種身份的最終目的都是取悅我。」

  「關於一個星期前的問題,你有答案了嗎?你想直接回答還是……仍有疑慮?」

  「我想直接回答。」

  「看著我的手,」葉修舉起右手,手心朝下,「如果接受由我支配你的一切,你需要思考我這個動作是期望你做什麼;如果不能接受,你站起身,我會當做這兩個星期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我沒有在寵物店前遇見你,也沒有對你說過什麼,這件事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日記我還沒有看,你還會保有你的隱私。你的決定是什麼?」

  周澤楷想了好一陣,他都擔心葉修誤會他是在掙扎要拒絕了。

  這個動作是想做什麼?葉修一定有給提示……葉修剛剛提到了兩種身份,奴隸該把手抬起來嗎?不對,好像有點牽強。寵物……主人和寵物的互動通常是……好像是摸?而且當時葉修開口詢問他的時候,說的也是「想養隻寵物」。

  周澤楷忐忑著將身體前傾,頭頂輕輕靠上葉修的手心,葉修順勢摸到他的後腦杓撸了兩把,表情和語氣都比他剛進門時更加柔和且親近,「我會慢慢教你。」

  看來是對了。


  「小周先去洗個澡吧。」葉修遞過一套衣物給他,「尺寸我是目測的,應該不會差太多,內褲有兩件你找合適的穿,都是全新的。」

  周澤楷接過,道了聲謝。

  「小周,你忘了說是,還有對我的稱呼。」

  「是……謝謝……主人。」

  「我去買樣東西,很快回來。」葉修穿上大衣,走到房門口時忽然停下,補充一句:「出來的時候不要穿褲子。」

  「褲子?」

  「對。內褲可以穿。」葉修說完就走了。

  周澤楷看看手上的衣物,最上方就是一條修身褲。

  ──好吧,葉修說不能穿。

  周澤楷將褲子留在門外。


  葉修買回來的是薑茶,周澤楷喝完便按照葉修的命令爬上床窩在被子裡,露出兩條腿。

  葉修把他帶來的箱子放在床邊,周澤楷的視角看不見裡面有什麼。

  「腳等一下,手先來。」葉修替他蓋好被子,然後執起他的手,幫他修起指甲。

  周澤楷前些天剛剪過,這會兒只冒出些微的白色。

  葉修做得很仔細,同時告訴他:「以後你修指甲前要先知會我,假如和我們見面的時間相近,就由我來剪,知道原因嗎?」

  「我是你、您的所有物?」

  「沒錯。」葉修笑了起來。

  包含腳趾甲部分也處理完,葉修又從箱子裡拿出兩罐指甲油,一罐黑色,一罐粉紅色。

  「小周喜歡哪一個?」

  「黑色。」比較低調。

  「我也覺得黑色很適合你,」葉修話鋒一轉:「但是,粉紅色不是人人都駕馭得了,我想試試在你身上的效果。」

  塗完之後周澤楷只是匆匆一瞥,那畫面太美他不敢看。

  「很可愛。」葉修卻挺滿意的。


  周澤楷規規矩矩張著手放在被子上,呆呆地望著天花板。

  葉修正在他的腿上塗脫毛膏。剛剛做過測試,沒有過敏反應,所以不久後他的腿就會變得光溜溜的。

  等待的時間大約是五分鐘,葉修會和他說話不至於枯等,倒是讓他在談話中思考起一些事情。

  除毛這件事一方面其實限制了他的穿著,只要他穿了稍短的褲子就會被人發現,和指甲油可以輕易應付不同,正常情況下怎樣才會讓人刮除腿毛呢?周澤楷說不出來,他猜想也許葉修是不喜歡他太暴露自己的身體?另一方面他也想到有第二性徵前的年紀。

  還未發育完全的都是孩子,成年後「小孩」也可以是很親暱的愛稱。

  ──我眼中的你可愛得像孩子。

  「小周,考驗你對我的信任的時刻到了。」葉修意味深長地說。

  周澤楷一頭霧水,尚未做出回應,葉修三兩下剝掉他的內褲,他瞬間明白。

  「呃……」周澤楷羞恥得不行,伸手想要擋,卻不是真的想拒絕,只能在葉修的視線下把手放回床上繼續晾乾。

  脫光給葉修看和被葉修親手觸碰是兩回事,他沒有把握能把持得住。

  事實證明,他果然不負重望地,在葉修替他的生殖器官除毛的時候……了。

  他放棄治療地閉上眼睛。

  「這挺正常的,你不用太害羞。」葉修的聲音帶著笑意。

  葉修並未逗他,自然得讓人沒法生出多餘的想法,周澤楷漸漸緩過來。

  「你習慣我了嗎?」

  周澤楷一愣。原來葉修是在透過這一系列的舉動在循序漸進地讓自己習慣他。

  他原以為葉修是想讓他體認到他的身體並不屬於自己這點,而已。

  葉修……做的任何事情都有他更深的意圖。

  可能,他關於「小孩」的念頭也確實包含在葉修想傳達給他的信息裡面。


  「我會更努力去瞭解您。」周澤楷這樣回答。

  「我很期待。」葉修擦乾他的下身,洗淨雙手後又握住了他。

  ……葉修今天的目的應該還有讓他拋棄羞恥心吧。

  「感覺怎麼樣?自己的手和別人的手有什麼區別嗎?」

  「很刺激……很、害羞……」葉修的手開始動作,周澤楷努力讓自己的意思顯得完整:「謝謝您。」

  葉修意味不明地笑了。周澤楷很快在葉修手裡繳械投降。

  周澤楷回過神來,只見葉修遺憾地看著他,對他道:「小周,你今天的額度已經用完了。」

  周澤楷眨眨眼。

  葉修不得不承認,很多時候他只要想到這個人是周澤楷,就忍不住想要對他好一點,再好一點。

  欣賞很容易就昇華為喜歡。

  「好吧,看你表現。」葉修道。

  周澤楷完全沒明白怎麼回事。


  話雖如此,葉修執行的項目也僅止於此。

  後來兩人開著電視聊天,周澤楷躺在床上愈來愈放鬆,不知不覺陷入沉睡,葉修為他掖好被角,在沙發上看起比賽視頻。

  當夜周澤楷燒到了38.5度,他難受得醒來,好不容易才被葉修哄睡,幸好燒很快退了。葉修在床邊守了整夜。

  周澤楷再度睜眼時天邊剛泛白,葉修穿上西裝外套似乎想外出,見他醒來又脫下外套來到他身旁。

  「還會難受嗎?」

  「不會。您……都沒有休息嗎?」連衣服都是昨晚那件。

  「先關心你自己吧。全身黏呼呼的,想洗澡還是換衣服?等會兒陪你去機場。」

  「您的休息比較重要,我自己去就好了。」

  「我說了我陪你去。」

  「……是的。」


  周澤楷簡單衝過澡出來,就見葉修坐在沙發上打盹,他的心中湧起無法言喻的滿足。

  所有人都知道現在的葉修很累,可是葉修卻願意在這樣的情況下,接納他突如其來的試探並給予指引。

  他放輕腳步走到葉修腳邊跪下,以仰式的角度看著葉修的面容。

  ──而且他還整晚沒睡。

  周澤楷抑制不住心中無限的情感,他將臉頰輕輕貼在葉修的腿上。

  他是葉修。

  他是……

  「小周。」葉修閉著眼睛順著他的頭髮,「你就這麼喜歡我啊?」

  「是的。」周澤楷悶聲道。

  「我也很喜歡你。期待下一次見面的時候,你也能有昨晚那麼可愛的反應。」葉修執起他的手,「指甲油如果掉了一小塊就可以洗了,不好看。好好保護你的雙手,我還想再試試其他顏色。」

  「下一次,我帶紫色的給您?」

  「好啊。」

  葉修和他對視半晌,突然笑得很開心。



03

  周澤楷有個眾所皆知的祕密,至少輪迴的人都知道。

  他有滿滿一櫃不符合鞋碼的皮鞋。

  很早的時候有人問過周澤楷,是不是要送不易見面的朋友或是家中長輩,周澤楷總是沉默不語,臉上也是難得不想多談的表情,所以直到後來皮鞋放滿鞋櫃,都沒有人再問了。


  周澤楷蹲在鞋櫃前深思該帶哪一雙鞋去見葉修。

  上次見面的時候他在葉修面前偷偷把腳伸到葉修腳邊比了下,被葉修發現後被打了一下,以及隨口的「你幹什麼呢」。

  葉修的腳比他大了些,卻和他買的皮鞋的鞋碼相同。

  買皮鞋的舉動算是他過去心靈上的慰藉吧,可是他又不知道未來主人的鞋碼,只能用他裡想的腳型大小做依據,沒想到葉修就符合了他的理想。  最後他選了下定決心買的第一雙皮鞋。

  、

  他們見面的次數兩隻手數得過來,但因為有多次網調的鋪墊,兩人對彼此的存在已經很習慣,也不怎麼在剛見面就直奔主題。

  葉修背對著他看電視,他自行做著準備工作,脫衣服夾瀏海進浴室清潔等動作一氣呵成。

  「你帶了東西給我?」葉修側過頭,就見周澤楷赤裸著從背包往外掏東西,那樣子明顯是鞋盒。他幾乎不用猜就知道周澤楷要送他什麼。牌子他在知道周澤楷的喜好之後特別去瞭解過,正是那種光看價格就肉疼的那種。

  周澤楷趕緊將手背置身後,垂眸道:「希望您能收下。」

  葉修將鞋盒打開,明知故問:「你希望我穿它?」

  「嗯。」周澤楷跪了下來,卻因心中緊張不慎忘了該如何應答。

  葉修啪一聲將鞋盒蓋上,面無表情道:「小周,我不喜歡重複教你禮貌。」

  周澤楷很快低下頭,不過語調僵硬:「對不起……主人,請您懲罰我。」

  葉修一段時間沒有說話,周澤楷精神更為緊繃,他張嘴想再次請求主人懲罰,葉修打斷了他。

  「我今天心情好,懲罰晚點再進行,看你待會兒的表現決定要不要加重。」葉修把皮鞋拎出來丟到周澤楷身旁,「我現在不想看見奴隸,我想我的寵物了,希望我的寵物知道怎麼為我把鞋子套上。」

  周澤楷的雙手撐於身前,低下頭用嘴叼起皮鞋。

  他先把鞋子套在葉修的腳尖,用鼻子頂到葉修的前腳掌都塞了進去,後腳跟卻不容易,他的舌頭牙齒都用上也沒能替葉修穿好鞋,結果因為近距離接觸皮鞋和葉修的雙腳,他自己的呼吸反而急促起來。

  他又試了幾下,決定換種方法。他彎下腰來從鞋底往上頂,葉修卻動了動腳,「這樣會痛。」

  周澤楷馬上停下動作直起身,沮喪得發出嗚嗚的聲音。

  對不起。

  葉修嘆了口氣,把皮鞋穿好:「算了,誰讓我的寵物不聰明呢。另一邊也幫我套上吧。」

  周澤楷依言照做。

  「其實我不愛用道具,我希望我們都可以感到愉快,這是你的錯,小周。我限制你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不得開口請求我。」葉修仔細觀察周澤楷的神情,確認他沒有異議,便走到周澤楷身後的箱子裡爬出一組皮革環。

  環是黑底紅線,金屬扣環裝飾,葉修幫周澤楷套上,嘆息道:「顏色果然沒選錯,很漂亮。」

  葉修站起身,居高臨下地命令他:「仰面躺著。」

  這個動作讓周澤楷有反應的特徵變得顯眼。

  葉修的腳輕輕踩上周澤楷的下身,他所有的感官都聚集到了下方。

  葉修踩著他。葉修穿著皮鞋踩著他。

  ──他多麼朝思暮想的事情。


  葉修出現的時機讓人措手不及,然而兩人卻也同樣契合。

  葉修的腳型恰好合適。

  葉修的身份恰好合適。

  他需要葉修,而葉修答應賜予他想要的。

  他何德何能。

  周澤楷以虔誠的目光仰望著他心目中至高無上的主人,他輕聲致意:「謝謝您。」


  這個人是葉修。

  他是……

  他是我的──



  「主人。」


END



小番外 關於網調

  第一次網調對葉修來說非常失敗。

  他做了充足準備,前期也很順利,可是當他看見屏幕對面、釋放過後的周澤楷在椅子上縮成團一語不發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的進度太快了。應該要再足夠瞭解周澤楷、讓他對自己更敞開心扉之後再進行網路調教。

  葉修盡可能從周澤楷在意的地方安撫他的情緒,可惜成效不大。

  「你希望……我到你身邊嗎?」葉修輕聲詢問。

  「……沒關係。」周澤楷終於有了回應,他抬起頭,並沒有看葉修,臉上卻很平靜:「主……人……我很高興。」

  周澤楷揚起笑容:「我很高興,是您。」

  葉修看著周澤楷的笑容,捂住了自己的臉,在手掌下無可奈何地笑了。

  ──為什麼你會這麼可愛。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映焉 | Powered by LOFTER